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最新要闻 正文

新疆公安厅原副厅长谢晖违纪金额达1亿多元


图为谢晖接受组织审查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供图图为谢晖接受组织审查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供图

  他用“潜规则”坏了一方民风

  ——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原副厅长谢晖严重违纪问题剖析

  谢晖,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原党委委员、副厅长,曾先后任自治区劳教局(戒毒治理局)和牢狱治理局党委书记、局长。2015年7月,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观察。

  入党三十年的“老党员”,却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、组织纪律、清廉纪律和事情纪律;在劳教、牢狱系统担任一把手多年,却违规选拔任用多名干部; 加入工程建设,一百余个项目未举行招投标或接纳约请招标开工建设;放肆收受他人财物,违纪金额高达1亿多元人民币。谢晖严重违纪案件涉案金额之大、职员之 多、影响之恶劣,在自治区历史上是稀有的。

  2016年2月,谢晖被给予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置惩罚。

  专横跋扈,对于差别意见轻则训斥、重则痛骂

  谢晖作为一名牢狱治理局主要向导,本应对党纪党规充满敬畏,对贪腐行为心存戒惧,可他却恣意妄为,一步步“搬进”了自己亲手筑起的牢笼。

  谢晖出生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一个通俗职工家庭。在党组织的造就下,他结业后分配到下层劳教所事情,从一名通俗民警一步步走上向导岗位,33岁就 当上了自治区司法厅劳教局局长,37岁被提升为副厅级向导干部,仕途一帆风顺。但他不知感恩、不懂珍惜,随着权力的增大,纪律意识越来越冷淡,把自己凌驾 于组织之上,大搞“家长制”“一言堂”,听不得任何差别意见,致使单元的民主集中制遭到严重破损,一把手酿成了“一霸手”。

  1996年至2013年,谢晖主政劳教、牢狱系统达17年之久。教育矫治局(原劳教局)和牢狱治理局虽然是司法厅下属的二级局,但在人、财、物 等方面恒久自力于司法厅之外,致使两局在谢晖任职时代被打造成了“自力王国”。在担任牢狱治理局党委书记近三年时间里,谢晖放肆以权术私,造成恶劣影响。

  2011年12月,谢晖的司机宁某在提任自治区牢狱治理局机关服务中央副主任时,局机关集会推荐得票率仅为14%,居然照样上会研究并获得提 拔,这内里自然有他的“劳绩”。2002年1月至2010年9月,谢晖任自治区劳教局党委书记、局恒久间,接纳给机关相关营业部门摆设或直接给所属劳教所 主要卖力人打招呼等方式,致使全疆劳教系统66项工程未举行招投标就开工建设。2010年9月至2013年6月,谢晖任牢狱治理局党委书记、局恒久间,全 疆牢狱系统工程项目共108项,均未公然招标,大多接纳邀标形式发包,部门项目甚至直接指定承包方。

  特权头脑在谢晖的脑子里根深蒂固,在他看来,自己是单元一把手,就应该说了算、定了办。他专横跋扈、刚愎自用,把违反法式小我私家决断看成敢作敢 当、有气概气派的体现;把大包大揽、轻率亮相看成是有能力的象征。作为党委书记,每次研究讨论问题,无论大事小情,谢晖基础不允许有阻挡意见,对于差别声音, 他以为这是在挑战他的权威,轻则训斥、重则痛骂。工程招标、确定承建方等都要由他来拍板,什么制度、法式,什么监视、制约,在他眼里全都是部署。

  “人见利而不见害,鱼见食而不见钩”。失去监视的权力一定导致糜烂,谢晖一步步陷入“泥潭”。

  老板金某把宝押在他身上,赢利颇丰

  《红楼梦》里有副对联“死后有余忘缩手,眼前无路想转头”,说的是一个“贪”字、一个“悔”字。这也是现在的谢晖最铭肌镂骨的两个字,因私欲膨胀导致贪心无度,因贪心无度终致痛恨终生。

  2010年9月,谢晖担任牢狱治理局一把手后,每年都有不少工程建设项目,为了能从中捞取利益,他险些将所有应当推行招投标法式的工程建设项目 都改为不招标,由其直接指定承建商或接纳约请招标的方式确定承建商,固然这些承建商都是他精挑细选的“意中人”。随着工程建设周全铺开、建设资金规模越来 越大、有求于他的人越来越多,收受的“谢谢费”也越来越多。

  谢晖案卷宗多达三百多卷,向其行贿的私营业主多达数十人。其中私营业主金某与谢晖保持“互助”关系二十多年。在一次饭局上熟悉谢晖后,金某便把 宝押在谢晖身上。经常与谢晖用饭、品茗,厥后还将女儿嫁给了谢晖妻姐的儿子。谢晖以为金某“人很着实”、脱手大方,这些年仅给女儿的压岁钱就有26万元。 固然,作为商人的金某,不会做赔本生意。原本做服装生意的金某,结识谢晖后转行做修建业。这些年,金某通过谢晖拿下了自治区牢狱治理局办公楼装修等多项工 程,遍布南北疆、乌鲁木齐,赢利数万万元。

  谢晖在任牢狱局一把手的短短两年多时间里,就收受34名老板的“谢谢费”3000余万元。特殊是十八大以后,在连续正风反腐高压态势下,依然不 收手不收敛、顶风违纪、心存荣幸,以为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“天知地知”,自己做得“天衣无缝”,反腐不会也“不行能反到自己头上”。

  谢晖贪污糜烂,说到底是信心摇动、精神滑坡。他是党政一把手,以教育者自居,却又把自己划在了受教育工具规模之外,除了上级要求他必须到场的培 训、集会外,没有人敢要求他到场本系统所开展的针对干部举行的头脑教育,致使其成了所谓的“局外人”。他在自述质料中说:“每年上级要求发放的党规党纪读 本,要求党员同志人手一本,自己却不认真研读,最多是随便翻翻,有时甚至连看都不看就放在书架上充门面了。特殊是当向导之后,以为自己是正义的化身、准确 的代表,不会有错误。拒绝学习,当向导自然有水平,当向导是要求别人的,自己不需要学习。我要是稍微有一点觉悟就不会一步步跳进火坑。”

  放松政治理论学习,没有党内政治生涯的磨炼,最终使得谢晖的“小偏差”演酿成了“大问题”,由“破纪”走向“破法”。

  “会来事”的人被提升重用,有本事的人却被“晾在一边”

  掀开2012年4月25日自治区牢狱治理局一份干部任职文件,一共21人提任职务,其中给谢晖送钱“表现”的竟达17人!

  谢晖任牢狱治理局一把手的两年多时间里,收受数百名干部职工的礼金近万万元,致使一些干部认定“干得好不如送得多”“能力强不如关系硬”,挖空 心思跑官买官,导致糜烂行为上行下效,恶性循环,严重影响劳教、牢狱系统的政治生态。许多送钱者以为整个单元的民风就是这样,若是自己不送自有别人送,不 仅事办不成还显得自己破损了“规则”。

  在牢狱治理局、劳教局,干部提升不问品行、不问能力、不问政绩、不问民意,只要肯送钱就能被提升重用。谢晖把“会来事”、会找关系的人作为“自 己人”委以重任,而那些真正有本事、醒目事的人却被“晾在一边”,形成了不送就没有位子、就得不到重用的政治生态。作为一把手,他对干部的看法完全可以决 定一名干部的发展前进,而他看重的往往是这个干部“会不会来事、能不能服务”,“会来事”的尺度就是逢年过节是不是“探望”他,调整提升是不是“谢谢” 他;能服务的尺度就是能帮他做一些不切合制度划定的事,办一些不合规则的事,而不是看重这个干部的群众基础、能力素质、事情业绩。

  由于谢晖这个一把手反面树模作用,影响和带坏了自治区劳教、牢狱系统的民风。一些党员干部尤其是党员向导干部纪律、规则意识淡薄,重人情轻制度、讲实惠忘纪律,逢年过节、婚丧嫁娶均要有所表现,甚至是“正常表现”后,还要“深刻表现”,遵照所谓的“潜规则”。

  谢晖的所作所为最终造成自治区劳教、牢狱系统党内政治生涯不正常、不康健,系统内“圈子”盛行、“山头”林立、拉帮结派。提升靠上级、服务靠关系,送钱送物“搞定”一切,成了各人心知肚明的“潜规则”,许多干部身心压制、无心做事。

  谢晖案件的查处,在其曾经事情过的单元引发强烈“地震”,劳教、牢狱系统多人涉嫌违纪违法。本案中,共有7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置惩罚、42人受到党 纪政纪处分。专案组同志说:谢晖任性用权,无视纪律,大搞权钱生意业务,利益运送,致使自治区劳教、牢狱两个系统的政治生态遭到严重破损,甚至泛起了“劣币驱 逐良币”的逆镌汰,这是最令党组织痛心的,也是此案最凄惨的教训。(王新军 孟祥忠 郜利民)

  泉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

Save

责任编辑:吴颜

当前文章:http://www.yaoreng.cn/niuhu/sixuan/201702/2854739430/

发布时间:2017-03-27 00:22:18

城讯网 shandongwang.cn 便站网 山东网 便站 news.shandongwang.cn

相关阅读
Copyright © 1999-2016 Zjol. All Rights Reserved 王维伦网版权所有